不红自有不红的道理? 《金曲捞》想打破这种“成见”

不红自有不红的道理? 《金曲捞》想打破这种“成见”

节目现场

最近,薛之谦的一碗鸡汤被无数粉丝热传。他说,在这个时代,底子 不存在怀才不遇。现在不是八十时代 ,不存在一个伟大的诗人在路边修轮胎不被人发现。如今的自媒体,现已 足够承载任何一种形式的才华。

摸爬滚打,遍尝“走红的一百种方法”,薛之谦可以说实力“烹饪”了这碗鸡汤。这种际遇,和他新近参加的江苏卫视大型音乐季播节目《金曲捞》颇有些异曲同工。

打捞蒙尘的好歌,《金曲捞》将音乐综艺的目光从“人”转移到“歌”,期望 成为落魄金曲的“唤醒师”。随同 节目正片行将 上线,也有困惑的声音说:不红天然 有不红的理由,当然都没征服过观众的耳朵,如今又怎会容易 从头 发光?

上一年 ,作为季播节目《金曲捞》的节日特别版《端午金曲捞》,现已 用一支《我可以忘掉 你》给出了令人信服的答案。而放眼华语乃至世界乐坛,“睡佳人 ”的故事,一点都不少。

关于 走红来说,实力和命运 哪一个 更重要?

《金曲捞》嘉宾成员中,盛行 音乐制造 人黄国伦最有说话 权,他亲历并参加 了华语乐坛最辉煌的时代 。一首歌曲的命运沉浮,比如 歌手的星途起落,虽有惊喜,亦有唏嘘。黄国伦和他的音乐,大可当成一个风趣 的缩影。

在谈到为什么 会有遗失的金曲时,黄国伦概括了三大成因:第一种,生不逢时,一首歌生错了时代,晚几年也许就会红;第二种,怀才不遇,明明准备好了,却遇上了天灾人祸,或者唱片公司关闭 之类的不可意料 ,错过了良机;第三种,遇人不淑,一首歌明明很棒,却不被唱片公司赏识 ,于是被沉没 。

1994年的一首《我情愿 》,让王菲变身天后,也使黄国伦成为炙手可热的创作制造 人。鲜有人知的是,被粉丝奉为经典的《我情愿 》,一开始并没有被选上作为王菲的主打歌,那时唱片公司的老板觉得这首歌不会盛行 ,乃至 要求黄国伦去从头 做一首,效果却其实不 是很好,才勉为其难打了《我情愿 》,谁料一炮而红。

《我情愿 》大红大紫之后,黄国伦又开始着手创作王菲的第二张专辑,期望 另类和特别一些,于是有了《影子》,王菲也很喜欢,可唱片公司坚持认为应该延续轻柔软 空灵的道路 ,最终打了《天空》这首歌,《影子》遭遇“怠慢”,黄国伦却觉得,“《影子》应该是确定王菲走另类、个性道路 的第一首,可能我给的太早,也算生不逢时。”

虽然 奉献了《我情愿 》《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》《不要对他说》《我是真的》《味道》这些耳熟能详的经典,黄国伦的心里 仍是 遗憾更多,“很多觉得应该红的,却没有红。就算这么火的《味道》,也是通过 了一些努力,或是老天有眼,才给了一个机遇 。范晓萱的《我要我们在一同 》专辑,那首《sometimes》我原本也很看好的。周蕙的《流域》,因为经费不足,没有重点推广。还有黎明的《半生缘》,做了电影的主题曲,终究 也得到了34届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歌曲奖,其实命运可以更好一些。比较唏嘘的还有赵薇的《玩耍》,正要发片的时分 ,碰上了大地震,天然 《玩耍》就不能去打歌了。”

命运就是这般奥妙 。尤其在那个渠道单一有限的时代 ,花期错过了,就只能静静躺在华语音乐庞大曲库的角落里,成为少数人的心头好,哪怕它明明可所以 一束更多人床前的明月光。

不红自有不红的道理? 《金曲捞》想打破这种“成见”

薛之谦

柳暗花明,乐坛向来 不缺“金曲捞”的传奇

这些年,伴跟着 音乐综艺的热力迸发 ,一大批好音乐被歌手们从头 发掘 、包装,赋予簇新 的模样,以及从头 走红。这其间 ,就包括黄国伦在1993年写给齐秦的《袖手旁观》,当初是齐秦发行于1995年专辑的第三波主打歌,但是 并没有什么火花。谁知二十多年后,才被张宇、李健、萧敬腾从头 唱红,并在《我是歌手》大放荣耀 。

古今中外,乐坛向来 不缺“金曲捞”的传奇。黄国伦心目中,有两则特别动听 的故事:

美国有一个不完成 自愿 的音乐人,在海滩卖拖鞋,有一天来了一位客人,是一个唱片制造 人。两人随意 谈天 的时分 ,卖拖鞋的说,我有一首歌,你要不要听听看?唱片制造 人心想,一个卖拖鞋的能写什么歌呢?但仍是 带走了小样。后来,唱片制造 人回唱片公司开会,开了半天,歌手十分 不喜欢他们挑的歌,就问还有没有其他 歌啊,唱片制造 人就放了那首小样,歌手当场听了超级感动,当即抉择 就要这首,专辑发行之后卖了几百万张,卖拖鞋的音乐人仅是得到的版税就高达600万美金。这首歌叫《run to you》,歌手的名字,叫惠特妮·休斯顿。